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高升》窦一凡叶子君小说在线阅读

日期:2019-05-14?|? 作者:本站原创?|? 168 人围观!

《高升》窦一凡叶子君小说在线阅读《高升》是由作者重口味老石头写的一本职场风云小说,情节精妙绝伦,扣人心弦,值得一看。

《高升》精彩节选:带着几许无奈,带着几许罪恶感,窦一凡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萧晓敏聊着。 两人低声的话语散落在通往2088房间的廊道里,还伴随着萧晓敏轻松的笑声。

酒席在萧晓敏和窦一凡回来之后再次掀起了**,萧冬至和窦一凡再一次...推荐指数:《高升》第18章你幸福吗?免费试读带着几许无奈,带着几许罪恶感,窦一凡有一句没一句地跟萧晓敏聊着。 两人低声的话语散落在通往2088房间的廊道里,还伴随着萧晓敏轻松的笑声。 酒席在萧晓敏和窦一凡回来之后再次掀起了**,萧冬至和窦一凡再一次敞开了肚皮往胃里面倒着昂贵的酒水。 坐在萧冬至身边的凌云璧一直一脸的淡笑,即使是在萧晓敏的冷脸相对之下她的眼神也十分安静地停留在萧冬至的身边。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窦一凡总是感觉到凌云璧的目光并没有落在萧冬至的身上,而是越过他的身体落在他身后淡金色的墙壁上。

醇香的茅台一杯一杯地往肚子里面灌着,由香辣辣的感觉到最后的麻木。

最后,这一次郑重其事的酬谢宴,萧冬至和窦一凡把酒言欢,干掉了两瓶国酒。 窦一凡以在洗手间里面翻江倒海地吐得一塌糊涂结束了他跟萧冬至一家三口的第一次聚会。

望着镜子里面那张惨白的脸庞,醉眼迷蒙的窦一凡突然抱着洗手间的洗手盆喃喃地叫着一个熟悉的名字。

君子,君子,子君,叶子君,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掬起一捧凉水洗了洗脸,渐渐恢复清醒的窦一凡突然咧开了嘴唇笑得十分的苍凉。 多年的感情已经画上了一个句号,虽然不是那么美好,但起码也是他自己主动提出分手的。 人穷志不短,他窦一凡不是那种死乞白赖的窝囊废。 天涯何处无芳草,是个男人就给哥挺起腰板好好地做人。

哪个男人没有经过三番四次的打击就能够成功的?总有一天,他会让嫌贫爱富的叶子君后悔的,让她为当时的狗眼看人低也遗憾终生。 她不是嫌弃他没钱没势没权么?那他窦一凡就好好地给她活出个人样来。

扶着洗手盆,脸色苍白的窦一凡对着洗手间的镜子暗暗地发誓。 萧冬至原本是打算带着窦一凡去吔城最大的购物商城买点礼物的,可是一看到窦一凡已经步履不稳地走起s型舞步来也就只好作罢了。 萧晓敏忙不迭手地为窦一凡擦脸,而凌云璧却招呼服务员端来了一杯解酒茶。

将自己折腾得稀里糊涂的窦一凡倚在沙发上沉沉地打了个盹,梦里似乎有重叠的女人的俏脸。 当窦一凡彻底清醒过来的时候房间里面已经没有萧冬至的身影了。 窦一凡默默地坐直起来,不经意之间对上了凌云璧那双清澈见底的丹凤眼,他无声地咧了咧嘴,笑得有些勉强。 “她是你的女朋友?”凌云璧淡淡地看了一眼窦一凡,将面前的蜂蜜水递了过去。 “她?呃……你说什么?”刚从迷糊中醒过神来的窦一凡无力地挠了挠脑壳,想了想又赶紧伸手接过凌云璧手中的玻璃杯,眨巴着眼睛问得特别的无辜。 “君子!我听到你一直在小声地叫着一个名字,君子。

我想她应该是一个女人的名字吧!所以,我猜的!”凌云璧淡淡地看着窦一凡,脸上是一种与她年龄不相符的漠然和老成。

“君子?我刚才叫君子了?呵呵……看来小时候老师的教导太有用了,竟然醉酒的时候还想着君子之交淡如水!嫂夫人,你多想了!没有君子这个人,现在的社会里全是小人的天下。 ”窦一凡低垂着眼睑,没有去看凌云璧那双淡漠的眼睛。 被再次勾起心事的他有些烦躁地将自己的心门关闭,尽管他也知道凌云璧的话里关心多过八卦,可是还没有从失恋中走出来的他就是想要找个发泄口。

“一凡,一定要用这个称呼来恶心我吗?算了,不说这事了。

他有事被叫走了,晓敏去给你买解酒药。

司机先送他过去,一会儿就回来接我们。

”听到窦一凡的称呼,凌云璧的神情更加的黯淡了。 她没有继续追问,反而将房间里的情况简单地讲述了一遍。

淡淡地扫了窦一凡一眼,凌云璧慢慢地从沙发上站起来,朝窗口那边走了过去。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嗯……她是我女朋友,不过从昨天开始就已经不再是了。 ”望着凌云璧欣长孤寂的背影,窦一凡心房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揪住了,隐隐地痛着。

似乎是被什么驱使着,窦一凡对着凌云璧散落在后背的一头乌黑发亮的长发喃喃地解释着什么。

“昨天开始?所以,你昨晚就去海边喝闷酒!呵呵,为什么?”凌云璧优雅地转身,淡笑着看窦一凡,眼里写满了问号。

昨晚下水之前她就已经知道海边不远的沙滩上有一个人,一个喝得醉醺醺的男人。

只是,凌云璧却没有想到会是这个男人救起萧晓敏。

“因为我太穷了,因为跟着我没有前途!呵呵,这样的理由足够了吗?我一个没权没钱没势的‘三无’人员怎么配得起她?人家在拿着全省最高工资的柳水市,而我只能呆在舟宁这个全省经济最落后地区。 呵呵,你说人家还不把我一脚给踹开了?”朝凌云璧咧了咧嘴,窦一凡满心怅然地拿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就在杯沿喝了一口之后发现甘甜的蜂蜜水到了他的嘴边也只剩下苦涩的味道。 “财富不是幸福,权利更换不来幸福。 你们还是太年轻了!”凌云璧定定地看着窦一凡棱角分明的脸庞,幽幽地说了一句让窦一凡想笑又笑不出来的话。

“你幸福吗?”抬头看了一眼凌云璧,窦一凡本想反驳她的话,他跟面前这个优雅的女人差不多的年纪,甚至他还比凌云璧大了一岁,可是凌云璧眼里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落寞和沧桑却让他无法反驳她这句话。 当他看着她脸上惯有的那种淡漠和冷意,所有的话却只剩下一个简单的问号。

“幸福?”凌云璧怔怔地看着窦一凡十分认真的脸,一下子忘记了怎么去伪装自己眼里的痛楚。 她幸福吗?似乎从来就没有人问过她这个问题,似乎从来就没有像窦一凡这么一个人认真地关心她到底是不是幸福……凌云璧愣在原地,心里涌动着难言的苦楚。 她怔怔地看着窦一凡的眼睛,发现面前这个男人的眼里是那种简单和干净,不带一丝欲望和窥视的简单和干净。

窦一凡静静地等待着凌云璧的回答,时间似乎一下子停滞不前了。

两人默默地相望,连推门进来的萧晓敏都没有注意到。

“一凡哥哥,你醒啦!我给你买药去了,你怎么样了?好点了吗?都怪我爸爸,怎么这么灌酒的?”快步冲进房间的萧晓敏一见窦一凡已经醒来,巴掌大的瓜子脸顿时洋溢起不可忽略的笑意。

她兴冲冲地小跑着冲到窦一凡的面前,朝他扬了扬手中的塑料袋子。 “呃……谢谢晓敏!我已经好多了,谢谢你!”窦一凡收回落在凌云璧脸上的目光,淡笑着朝萧晓敏道谢。


文学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3849.com文学网_文学书籍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