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第二零零五章 天路尽头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日期:2019-07-11?|? 作者:本站原创?|? 197 人围观!

第二零零五章 天路尽头至尊剑皇最新章节

天路最深处,距离金乌殿实则不远,这里群殿环绕,正中央倒悬着一座浮空殿堂,充斥着奇特和震撼。 一座座大殿环绕,如同是一座座群山环抱,四周流转的气息无比浩大。 与天殿遗址其他地方相比,这里的宫殿非常古老,也很完整,其中大部分宫殿顶部发光,尚未被探索过。

这里,乃是天路的尽头,也唯有踏足这里,武者才能御气凌空,自由飞翔,不再受天路上的压力限制。

此刻,在一座座大殿的半空中,一波波队伍浮空,一双双目光紧盯着倒悬宫殿,充斥着贪婪和警惕。 “天殿深处,倒悬宫殿,想不到这一次能够遇到!”“传闻,大衍天地宗的倒悬宫殿,才是这一宗门真正的藏宝之地。

若能深处其中,说不定能获得这一超级势力的最强宝物。 ”“这九尾妖狐的妖焰越发浓烈,说不定在里面得了莫大好处,不能在这样下去,要强行将倒悬殿堂的禁制冲破。 ”阵阵低语声响起,这些队伍的强者眼神,一个个凌厉起来,一股股强盛气机也随之弥漫开来。

在场的这些队伍,每一支都无比强大,皆有皇主境后期的强者坐镇。 甚至,有的队伍坐镇的皇主境后期强者,超过了两位。

这时,远处的天路上,一行人的身影出现,朝着这边疾驰而至,其速度之快,竟是丝毫无惧天路上的压力。 “又有队伍前来,想要分一杯羹!?”“嗯?人数不超过五个的队伍,也想来趟这里的浑水?”“不知天高地厚!这样的队伍连来这里的资格都没有。

”注意到这支队伍的身影,在场的众多强者目光闪动,皆是有着轻蔑之色。

要知道,在骨塔四层以上,评定一支队伍强大的标准,一是人数,二是修为境界。

一支顶级的队伍,若是坐镇的皇主境后期强者,数量超过两位,则是符合标准。 或者,人数不够的情况下,有一位准皇主境巅峰的强者坐镇,也是顶级的队伍。 现在赶来的这支四人队伍,分明不合标准。

“哼!”有人冷哼一声,招呼一声,整支队伍飞掠而出,朝着天路方向疾掠而去。

“这是战血家族的一支,有他们出马,那支队伍死定了。

”有强者冷笑,脸色嘲弄,似是已能预见,这支新来的四人队伍的悲惨下场。 另一边,也有几支队伍的强者目光闪烁,看了看倒悬殿堂上的九尾妖狐之影,相互之间在传音交谈。

“那四人队伍,是阵宗·秦墨!”“不能让他们靠近倒悬殿堂,那里面的九尾妖狐,很可能是秦墨的同伴。

”“无妨,战血家族的邪炼宗出动了,这一家族与器炼世家钟家乃是盟友,必定会将秦墨等诛灭!”这几支队伍的强者们,早已认出了秦墨,却是不动声色,想看看形势如何,若是秦墨四人不敌,就协助邪炼宗,将秦墨一行诛杀。

……呼……天路上,迎面而来的风,陡得冰冷起来,形成一道道风刃,狂袭而至。 这种可怕的风刃,即便是皇主境强者,也难以支撑太久。

不过,秦墨一行刚有大际遇,实力突飞猛进,一个个撑开防御护罩,足以自如前行。

猛然间,一股冰寒之气,挟带在风刃中,无声无息袭至,待到近前,竟是将秦墨等四周的空间瞬间凝固。

“有人出手暗算!?”“给本大爷滚出来!”一行同伴立时察觉,做出了应对,秦墨目光一凝,他洞察到这股冰寒之气有威胁,身躯一震,血气之力汹涌而出,撑开一方灿烂光罩,将其余同伴也笼罩其中。

轰!高矮子则是咆哮一声,出手还击,他右臂一动,下一刻,右拳已是袭出,狂暴龙力席卷,竟是化为一道龙头拳痕,直冲过去。 这一拳的威力,有着震碎天地的气势,即便是高矮子自身,也是吓了一跳。

若是在进入金乌殿之前,他一拳的威力,绝对达不到这样的层次。 砰!狂暴龙拳冲出,与那道冰寒之力狠狠撞击在一起,只见,龙头拳劲张开龙嘴,一口将冰寒之力吞了下去,并未发出太剧烈的响声。

一阵闷响,这道冰寒之气崩溃,彻底泯灭在高矮子一拳之下。 “大爷的,好诡异的力量!”高矮子抖动拳头,驱散其上的冰寒之气。 此时,前方的天路尽头,一道道身影飞掠而至,而后落足在天路尽头的,拦住了秦墨一行的去路。

这群强者中央,伫立着一名绿袍青年,俊逸面容透着苍白,在其额头上有着一个诡异的印记,使其全身上下透着一股子邪气。 绿袍青年身周,萦绕着一枚冰蓝短剑,缓缓盘旋着,却是没有一丝气息释放出来。 其余众强者,与绿袍青年的气息,皆是同出一源。 秦墨等眉头皱起,刚才那道冰寒之气,就是绿袍青年所发,从高矮子交手的情况看,这青年实力很强大,相当有威胁。

“你们拦住我等去路,意欲何为?”秦墨双眼微眯,平静开口,他一边说着,一边看了看远处,群殿环绕之间的悬空殿堂,那只九尾妖狐之影实是太熟悉了,正是银澄。

绿袍青年这群强者,秦墨相信之前,应是没有照过面,按理来说,彼此没有冲突。 现在,狐狸又陷入悬空殿堂中,生死未卜,秦墨不愿节外生枝,与不知名的势力发生冲突。 “意欲何为?”绿袍青年负手而立,伫立在天路尽头,居高临下俯视过来,“你们这支四人队伍,也想深入天路尽头,谋取天殿遗宝?我告诉你们,这样的想法太天真的,若是换成我是你们,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这般说着,绿袍青年脸上的淡淡笑容,陡得变得冰冷起来,森然道:“既然你阵宗·秦墨,敢不知死活,出现在这里。 就由我邪炼宗岳锡原,取走你的小命吧!你们四个,选择一个死法吧,我很仁慈,可以成全你们。 ”闻言,秦墨等都是暗中冷笑,从绿袍青年岳锡原身上,他们莫名想到了陈逸元。 邪炼宗!?胡三爷眼珠一转,已是记起来了什么,快速传音,告知三个同伴,有关邪炼宗的来历。

邪炼宗,也是战血家族之一,这一势力行事,向来邪异,每一次出世,所行之事,都是充满了种种诡异。

关于邪炼宗的过往,胡三爷是在一座古墓中,了解到许多秘密。

这一宗门每一次出世,所行之事,就是盗取世间各处的强者之墓,所做之事,更是令人不耻。

邪炼宗的门人盗墓,不仅盗取墓中宝藏,还盗取强者的骸骨,用以炼制邪兵。

传闻,邪炼宗在一开始,在战血家族中,并不算强大,但是,随着盗取的强者之墓越来越多,宗门实力不断壮大,终是成为一个可怕的势力。 更重要的一点,邪炼宗与器炼世家钟家,乃是盟友的关系。 “这两个势力之间,似乎从一开始,就是坚定的盟友。

”胡三爷对此,也是相当奇怪。 要知道,在战血家族中,器炼世家钟家在一开始,就是极为强大的势力,为何愿意与邪炼宗结盟?这其中的纠葛,让秦墨等联想到一个答案——邪魔黑手!秦墨漠然一笑,望着绿袍青年一群强者,淡淡道:“阁下倒是大度,可惜,我一向不是一个大度的人。

你们这群家伙的死法,我不会给你们选择的机会的。 ”闻言,绿袍青年岳锡原脸色一沉,在他身后的邪炼宗众强者,皆是露出冰冷嘲弄的狰狞笑容,在他们看来,秦墨四人不在第一时间选择逃遁,还敢站在这里,大言不惭的讨论己方的死法。 实是不知死活!。


文学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3849.com文学网_文学书籍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