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by猪欲瘦小说 高考全命题作文题目

日期:2019-06-08?|? 作者:本站原创?|? 130 人围观!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by猪欲瘦小说 高考全命题作文题目

召唤诸天反派系统是最新完结超热门的武侠小说,故事剧情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主角朱玉寿,江玉浓召唤诸天反派系统小说讲述了:咸鱼了十六年的朱玉寿,一朝系统加身,拥有了召唤诸天反派为自己所用的能力。 武状元苏乞儿中的赵无极;秦时明月中的卫庄;中华英雄中的无敌;风云里的帝释天;……一时之间,九州大地,风起云涌,诸天降临,谁主沉浮。

精彩章节“接招吧!”气势积蓄已达顶点,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 夺命书生轻喝一声,已然身形电闪而出,长剑如虹,杀意如潮,暴卷向法痴。

他在这一剑上,充满了“书生夺命剑”的必杀之意,仿佛要将万众苍生的性命,尽数夺走一般的恐怖杀气,顿时将法痴团团裹住。

“阿弥陀佛!”法痴再次宣了一声佛号,双眸之中,金光大盛,片刻之间已是将他整张脸遮在其中。

身形跃起,头上脚下,无尘剑直刺夺命书生!双剑交锋的一瞬间,法痴眼中的金光顿时消失得干干净净,但无尘剑剑尖之上,却是突然暴出了千万道无比瑰丽的金色佛光剑气,如同落雨一般,向夺命书生的身上激射而去。

一时之间,仿佛真佛降世,佛光万丈,梵音禅唱之声响彻天际!“这便是《舍利金剑诀》中最强的一招,佛光普照吗?”即使已经渐渐退出雅阁的朱玉寿和四名女刺客,也是不禁为这强大无比的绝技神威折服。 夺命书生身处局中,自是比朱玉寿等人更是清楚这些剑气佛光骇人的威力,但兵器谱第一人的傲气,却绝不允许他有丝毫退缩。

全身的真气勃然而发,紧接着瞬间内敛,原本在挥洒中便全力尽出的书生夺命剑,已然变成了只用七分功力来催发,余下三真气暗暗积蓄,以待后手。

书生夺命剑与无尘剑毫无花巧互碰。 时间仿佛定格,夺命书生与法痴的身形都是没有半丝变化。

只有那万千道佛光剑气好似陷进了泥淖中一般,便是每前进一寸,都似要付出绝大的力气一般,变得奇缓无比。 “断!”一声断喝一声响彻。 千万道激射而下的佛光剑气好像奔流的瀑布突然被人倒置一般,在夺命书生全身的一阵雪色光华涌动之中,竟是逆着方向,向法痴倒轰而去!同一时间,法痴整个人突然被抛飞出去,仿佛激射的利箭,一下子破开屋顶,直飞向苍穹。

一波极其强烈的剑气流传开来,整个雅阁四周的墙壁顿时被撕成了四分五裂。

在法痴飞出屋顶之后,二人狂暴的剑气已是轰到了屋顶之上,顿时将整个屋顶都彻底掀飞。 余势未消,剑气洪流直将碎石断墙纷纷向楼外抛飞出了七八丈,才算将势道消尽,重重地掉了下来,纷纷落到附近人家的屋顶和大街上。

夺命书生仗剑直立,冰冷如雪的杀气有若实质一般。

烈日骄艳,将万千道光芒洒在了他的身上,却难以消融其身上杀气之万一。

法痴却仿佛一片风中落叶,如乘风驾云一般,轻飘飘的落在屋顶之上。

僧衣胜雪,身法潇洒飘逸。 刚刚一记如此猛烈的硬拼,竟似未能损及他半分优雅风度。

“咔嚓!”一声脆响,无尘剑倏然断裂成两截。 却是刚刚交手之际,夺命书生拼着落败受伤的风险,保留了三成功力,在法痴剑上劲力将尽之时。

施展独门绝学,折剑之术,以书生夺命剑的剑锷将无尘剑硬生生折断。

法痴静静的看着手中的断剑,眼中浮现出一丝丝追忆,怜惜之情。 “佛珠已毁,如今无尘又断。 难道我法痴虔心礼佛十余载,却是与我佛无缘,当真做不得和尚吗?”“我当真与佛无缘吗?”“我当真与佛无缘吗?”……一遍遍的扪心自问,法痴脸上神情变换莫测。 时而宝相庄严,时而狰狞无比,时而又柔情似水,时而又杀气弥漫,……“自虑多情损梵行,入山又恐误倾城。 世间安得双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 ”许久之后,法痴神情渐渐归于平静,将手中无尘断剑轻轻抛下,脸上浮现出一抹平静喜乐的笑意,仿佛顿悟了一半,轻声道:“诸法空相,皆由心生;心即使佛,佛即使心。

佛即人相,我相,众生相,又何必痴求看破!”深奥晦涩的佛偈从他口中不断说出,法痴脸上笑容越来越盛,最后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之中充满了喜悦欢快之情。 更令朱玉寿和夺命书生惊骇的是,他身上,原本已经渐渐衰竭的佛光剑气,居然在他畅快的笑声之中,绽放出一种勃勃生机,并且不断增强,渐渐达至比全盛之时更强之境界。 那股佛光剑气在势如破竹般轻易的冲破了通窍境大成的瓶颈,达至通窍境大圆满的境界之后,犹自还在疯狂膨胀。 一直达到了通窍境大圆满的极限,离洗髓之境只余半步之遥的时候,方才堪堪停了下来。 夺命书生谨慎的看着此时的法痴,但觉他气息圆融,浑如一体。

自己再无必胜的把握。 手中书生夺命剑不禁微微一紧。 系统召唤出来的高手,对付普通武者,确实有着越级挑战的能力。 但如法痴和尚这等天纵奇才,平级而战,胜败也还尤未可知。 “居然就这么突破了?莫非他才是真正的主角?”看着眼前不可思议的一幕,朱玉寿心中不禁满是怨念。 要不是受伤的身体不允许,差点就要找个墙角蹲下来,画个圈圈诅咒他了。

良久之后,法痴周身佛光剑气一齐收敛,身上僧袍如飞花蝴蝶,偏偏飘落。 只见他对着朱玉寿粲然一笑,遥遥一抱拳道:“多亏了朱兄弟的歌曲诗词点化,令在下得蒙超脱,实在是感激不尽。 ”心头微微苦笑,朱玉寿见他行礼之时用的是抱拳俗礼,自称在下,称呼朱玉寿为朱兄弟,俨然将自己当做了一个俗人一般。

但如今法痴的风度出尘,脸上佛光隐现,竟比他之前的模样,更具备得道高僧的庄严气象。 只是这气象落在朱玉寿眼中,心头杀机却更加疯涨。

此人天赋才情,非同小可。 更要命的是敌非友,若有机会,定要设法将之除去,否则终有一日,要反受其害。

但此时此刻,对方刚刚突破,气势正盛,单凭夺命书生一人,恐怕难以将之留下。

无奈之下,朱玉寿唯有故作大方的恭贺道:“看来出家与还俗,佛门和情爱,阁下已经不再困扰,可喜可贺。

”“所谓出家还俗,佛门情爱之别,不过是诸法空相,庸人自扰罢了!在下今日开悟,觉得还有很多很重要的事情等我去做,告辞了。 ”法痴大笑几声,自顾自,径直踱步而去。 那四名女刺客见他要走,急忙高声道:“天宁寺数百年清誉,大师真的不在乎了吗?”“哈哈……些许虚名,何足挂齿?”法痴的声音远远自街道尽头传来,却哪里还有踪影。

“将她们带回朱家,严刑拷问。 ”朱玉寿看着眼前四名女刺客,寒声道。 “是。 ”夺命书生得令,正要上前封住她们都经脉,将之押解回去。

却见这四人眼中闪过一丝凄苦,绝望之色,心中暗道一声不好,急忙闪身上前,手指闪电般的连点她们好几个大穴。 可惜已经晚了一步,只见她们脸上闪过一道青气,嘴角溢出一丝黑血,同时气绝身亡。 探了探她们都气息,夺命书生摇了摇头,道:“少爷,她们咬破了牙缝里的毒囊,自尽了。

”“哼,好厉害的手段,这些到底是什么人?!”朱玉寿眼中闪过一丝寒芒。 “少爷你伤的不轻,在下先送少爷回朱家吧。 ”夺命书生不着痕迹的走了过来,伸手搀扶着他,同时,传音入密道:“少爷,这些人的身份,属下和天宝尚未有眉目,但天宝已经前去追查了。 至于渗透进朱家内部的细作,却已经能够基本确定。

在那张字条中,属下已经一一向少爷禀报。

”以朱玉寿此时的修为,还无法传音入密,便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

今日之事,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 至少在外人看来,今天是夺命书生救了他朱玉寿的性命。

那么以后,朱玉寿便可以打着感激的名义,光明正大的去拜访夺命书生而不会引人怀疑。 甚至等到实力稍强一些,便光明正大的将之收入麾下,别人也不会说什么。


文学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3849.com文学网_文学书籍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