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何日君再来,昨夜花已开

日期:2019-07-10?|? 作者:本站原创?|? 198 人围观!

何日君再来,昨夜花已开

朝熙暮攘,浮生未歇。 世事,终究无法以一苇渡杭。

但迟暮沿途,鬓颜裹霜,若还有人叩我绿环、雪夜到访,我仍当净手焚香,素指调弹。

不诉世情裂帛,休提脂俗粉淡。

只红泥小炉,青梅煮酒。 待到海棠花落,雪入长安,愿还能听闻一句:江山如画,终不及你眉间一点朱砂。

----题记【一】春老眉心又一秋,魂断天涯叹谁留?将心放养茫茫人海,还是会禁不住回头望。 这人世间,究竟能有多少事,是可以与人语的呢?在这青山凝雨,单衣试酒的时刻,听风从远处捎来香息,忽就想起,那年白墙黛瓦,青石板路,桨声灯影,乌蓬小船。 那时,总有目光清冽的女子,轻拥烟月,笑看繁荣,任落红风雪撒满肩头。 可,事到至今,轮回辗转,年光,终究是老了。

老得就像安放旧时木匣里某故人的黑白照片。

你以为,已妥放在了心底珍藏,但有一天,当再次打开回忆,擦试之时,才发现,流光漫然逝飞里,曾经的故事,早在念念不忘与地老天荒中,流离失所,面目全非。 【二】她的青春,到处是你。

那个女子,无论多爱,都执固地不说,只在青灯佐酒夕拾朝花里,缄默地蘸着流年画押。 你一定不知道,她一直在等一个人,等一个没有结局,亦无传奇的寂寞故事;也等一个,八百里蒹葭浩荡的震撼。

但她却从来不曾,对谁说出这些说话。 你也永远不会知道,昨夜临风等于窗前的她,是怎样地美丽成一朵寂静的海棠,又是如何地绝尘成一道清冽的风景。

只是,当黎明送走夜宴,清眸褪却旧念,你有所惊觉,凛而回顾,天,已亮了,而你和她的爱情,也夏了。

【三】朝熙暮攘,浮生未歇。 世事,终究无法以一苇渡杭。

然迟暮沿途,鬓颜裹霜,若还有人叩我绿环、雪夜到访,我仍当净手焚香,素指调弹。

不诉世情裂帛,休提脂俗粉淡。

只红泥小炉,青梅煮酒。 待到海棠花落,雪入长安,愿还能听闻一句:江山如画,终不及你眉间一点朱砂。


文学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3849.com文学网_文学书籍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