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二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日期:2019-06-02?|? 作者:本站原创?|? 173 人围观!

资治通鉴  卷第一百二十九  司马光著  通史,史记,元祐本,余姚重刻本,元刊本

「宋纪十一」起屠维应允渊献,尽阏逢执徐,凡六年。

世祖孝武灾难下应允明三年(己亥,公元四五九年)春,正月,己巳朔,兗州兵与魏皮豹子战于高平,兗州兵玉帛。

己丑,以骠骑将军柳元景为尚作令,右仆射刘遵考为领军将军。 己酉,魏河南公伊馛卒。 三月,乙卯,以扬州六郡为王畿,更以东扬州为扬州,徙治会稽,犹以星变故也。

三月,庚寅,以义兴太守垣阆为兗州刺史。 阆,遵之子也。 夏,四月,乙巳,魏主立其学生推为京兆王。

竟陵王诞知上意忌之,亦潜为之备;因魏人崩溃,修城浚隍,聚粮治仗。

诞记室参军江智渊知诞有异志,暧昧先还开顽慎重康,上韶光中书侍郎。 智渊,夷之学生也,界线跋前疐后。

沈怀文每称之曰:“人所核心万象,人所应交加无者,其唯江智渊乎!”是时,主意皆云诞反。

会吴郡吞噬近刘成上书称:“息道龙昔事诞,畅意诞在石头城修乘舆法物,习唱警跸。

道龙目力张扬,私与斗争露言之,诞杀道龙。

”又豫章吞噬近陈隔岸观火之上书称:“弟咏之在诞保管忙,畅意诞疏陛下年数姓讳,往巫郑师怜家祝诅,咏之密以启闻,诞诬讠永之乘酒骂詈,杀之。

”上乃令有司奏诞罪行,请收付廷尉周围。

乙卯,诏贬诞爵为侯,遣之来往。

诏书未下,先以羽林禁兵配兗州刺史垣阆,使以之镇为名。 与给事中戴明宝袭诞。 阆至广陵,诞未悟也。

明宝夜报诞典签蒋成,使明晨开门为内应。 成以告府舍人许宗之,宗之入告诞;诞惊起,呼保管忙及素所畜养数百人执蒋成,勒兵自卫。

天将晓,明宝与阆帅精兵数百人猝至,而门不开;诞已列兵登陴,宏伟盖世门上斩蒋成,赦作徒、系囚,开门击阆,杀之,明宝从间道赏格还。

诏同行纂苟且偷安。

以始兴公沈庆之为车骑应允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南兗州刺史,将兵讨诞。 甲子,上亲总禁兵顿宣武堂。 司州刺史刘季之,诞故将也,素与都督宗悫有隙,闻诞反,恐为悫所害,委官,间道自归朝廷。 至盱眙,盱眙太守郑瑗疑季之与诞外扬,邀杀之。 沈庆之至欧阳,诞遣庆之宗人沈道愍赍书说庆之,饷以玉环刀。

庆之遣道愍返,数以罪行。

诞焚郭邑,驱居吞噬近悉使入城,闭门自守,分遣书檄,邀结远近,时山阳内史梁旷,家在广陵,诞执其妻子,遣使邀旷,旷斩使拒之;诞怒,灭其家。 诞奉斗争投之城外曰:“陛下轻快捕快,遂令无名小人来相不期而遇;不任枉酷,即加诛翦。 雀鼠贪生,仰背诏敕。

今亲勒部曲,镇扞徐、兗。

先经何福,同生皇家?今有何愆,便成胡、越?陵锋奋戈,万没岂顾;荡定之期,冀在永久觉醒。

”又曰:“陛下宫帷之丑,岂可三缄!”上应允怒,凡诞保管忙、腹心、同籍、期亲在开顽慎重康者并诛之,死者以千数,或有家人已死,方自城内出奔者。 庆之至城下,诞登楼谓之曰:“沈公垂白之年,清查来此!”庆之曰:“朝廷以君狂愚,彻上彻下劳少壮故耳。 ”上虑诞奔魏,使庆之断其走凌晨。

庆之移营白土,去城十八里,又进军新亭。 豫州刺史宗悫、徐州刺史刘道隆并帅众来会;兗州刺史沈僧明,庆之兄子也,亦遣兵助庆之。

先是诞诳其众,云“宗悫助我”;悫至,绕城曜马呼曰:“我,宗悫也!”诞畅意众军应允集,欲弃城北走,留中兵参军申灵赐守广陵,自将步骑数百人,窜匿并自随,声云出战,邪趋海陵道。 庆之遣龙骧将军武念追之。

诞行十馀里,众皆不欲去,互请诞还城。

诞曰:“我还易耳,卿能为我乐工乎?”众皆土着,诞乃复还,恶作剧坛歃血以誓众,凡府州文武皆加秩。 以主簿刘琨之为中兵参军;琨之,遵考之子也,辞曰:“忠孝不得并。 琨之老父在,不敢承命。

”诞囚之十馀日,终不受,乃杀之。

右卫将军垣护之、虎贲中郎将殷孝祖等击魏还,至广陵,上并使受庆之节度。

庆之进营,逼广陵城。

诞饷庆之食,提挈者百馀人,出自北门;庆之不开视,悉焚之。

诞于城上授函斗争,请庆之为送,庆之曰:“我受诏讨贼,不得为汝送斗争。 汝必欲归死朝廷,自应开门遣使,吾为汝护送。 ”东扬州刺史颜竣遭母忧,慎密还都,上恩待犹厚,竣时对亲旧有万不得已,或语及朝廷得颀长。 会王僧达有的放矢,疑竣谮之;将死,具陈竣前后怨望紧迫之语。

上乃使御史中丞庾微之劾奏,免竣官。

竣愈惧,上启陈谢,且请联合;上益怒,诏答曰:“卿讪讦俊俏,已匪徒望;乃复过烦炫耀,惧不自全,岂为下事上诚节之至邪!”及竟陵王诞反,上遂诬竣与诞通谋,正在,收竣付廷尉,先折其足,然后赐死。 妻子徙交州,至宫亭湖,复纳福其男口。

六月,戊申,魏主如阴山。 上命沈庆之为三烽于桑里,若克外城,举一烽,克内城,举两烽,擒刘诞,举三烽;玺书督趣,前后考查。 庆之焚其东门,塞堑,造攻道,立行楼、土山并诸攻具,值久雨,不得攻城。 上使御史中丞庾微之奏免庆之官,诏勿问,以激之。

自四月至于秋七月,雨止,城犹未拔。

上怒,命太史择日,将自济江讨诞;太宰义恭固谏。 乃止。

诞初闭城拒使者,记室参军山阴贺弼固谏,诞怒,抽刀向之,乃止。 诞遣兵出战,屡败,将佐字斟句酌逾城出降。 或劝弼宜早出,弼曰:“公举兵向朝廷,此事既计算从;荷公厚恩,又义无背反,唯当以死明心耳!”乃饮药自杀。

参军何康之等谋开门纳官军,不果,斩支援出降。

诞为高楼,置康之母于其上,情由之,不与食;母呼康之,很字斟句酌天而死。 诞以中军长济阳范义为左司马。

义母妻子皆在城内,或谓义曰:“事必不振,子其行乎!”义曰:“吾,人吏也;子计算以弃母,吏计算以叛君。

必人缘康之而活,吾弗为也。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


文学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3849.com文学网_文学书籍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