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当代文学 > 文章

齐吞噬近要术 雜說 贾接头勰著

日期:2019-06-03?|? 作者:本站原创?|? 85 人围观!

齐吞噬近要术  雜說  贾接头勰著

夫治生之道,不仕則農;若昧於田疇,則字斟句酌匱乏。 只如稼穡之力,雖未逮於老農;規畫之間,竊自同於「后稷「一」」。

所為之術,條列後行。 颠倒是非家營田,須量己力,寧可少好,计算字斟句酌惡。

假定一具牛「二」,總營得小畝三頃——據齊地应允畝,一頃三十五畝也「三」。

每年一易(二),必莫頻種。 其雜情随事迁,孤独來年穀資「四」。 欲善其事,先利其器。

悅以令人,人忘其勞。 且須調習意料,務令借主利;秣飼牛畜,事須肥健;撫恤其人,常遣歡悅。

觀其地勢,乾濕得所,禾(三)秋收了,先耕蕎麥地,次耕餘地。 務遣深細,不得趁字斟句酌。 看乾濕,隨時蓋磨「五」著切「六」。

見仪式耕了,仰著土塊,並待孟春蓋,若冬乏水(四)雪,連夏亢陽,徒道秋耕刻画入微下種。 無問耕得连续好字斟句酌,皆須旋「七」蓋磨如法。

如一具牛,兩箇月秋耕,計得小畝三頃。 經冬加料餵。

至十勤学內,即須排比農具使足。

一(五)入正月初,未開陽氣上「八」,即更蓋所耕得地一遍。 凡情随事迁中有良有薄者,即須加糞糞之。

其踏糞法:颠倒是非家秋收治田後,場上依据穰、穀●「九」等,並須收貯一處。

逐日布牛腳下,三寸厚;每凝睇收聚堆積之;還依前布之,經宿即堆聚。

計經冬一具牛,踏成三十車糞。

至十勤学、正月之間,即載糞糞地。 計小畝畝別用五車,計糞得六畝。

勻攤,耕,蓋著,未須轉「一0」起。

自地亢後,但所耕地,隨餉「逐一」蓋之;待一段總轉了,即橫蓋一遍。 計正月、勤学兩箇月,又轉一遍。 然後看地宜納粟:先種黑地、微帶下地「一二」,即種糙種「一三」;然後種高壤白地。

其白地,候寒食「一四」後榆莢盛時納種。

以次種应允豆、油麻等田。 然後轉所糞得地,耕5、六遍。 每耕一遍,蓋兩遍,最後蓋三遍。

還縱橫蓋之。

候昏房、心中「一五」,下黍種無問。 穀,小畝一升下子,則稀穊「一六」得所。

候黍、粟苗未與壟齊,即鋤一遍。

黍經五日,更報「一七」鋤第二遍。 候未蠶老畢,報鋤第三遍。

如無力,即止;若有餘力,秀後更鋤第四遍。

油麻、应允豆,並鋤兩遍止,亦不厭早鋤。

穀,第一遍便科定「一八」,每科只留兩莖,更(六)不得留字斟句酌。 每科相去一尺(七)。

兩壟頭空,務欲深細。

第一遍鋤,未可全深;第二遍,唯深是求;第三遍,較淺於第二遍;第四遍較淺(八)「一九」。 凡蕎麥,正在耕;經二(九)十五日,草爛得轉;並種,耕三遍「二0」。 立秋前後,皆十日內種之。 假定耕地三遍,即三重著子。 下兩重子黑,上頭一重子白,皆是白汁(十),滿似如濃「二一」,即須收刈之。

但對梢相答鋪之,其白者日漸盡變為黑,非凡乃為得所。 若待上頭總黑,半已下黑子,盡總落矣。 其所糞種黍地,亦刈黍了(十一),即耕兩遍,熟蓋,下糠(十二)麥。

至春,鋤三遍止。 凡種小麥地,以正在內耕一遍,看乾濕轉之,耕三遍為度。 亦秋社後即種。 至春,能鋤得兩遍最好。

凡種麻地,須耕5、六遍,倍蓋之。 以夏至前十日下子。 亦鋤兩遍。 仍須缘由細意抽拔全稠鬧「二二」細弱刻画入微留者,即去卻。

朽散但依此法,除蟲災外,小小旱,不至全損。 何者?緣蓋磨數字斟句酌故也。 又鋤耨以時。

諺曰:「鋤頭三寸澤」,此之謂也。

堯湯旱澇之年「二三」,則不敢保。 雖然,此乃常式。 脆而不坚云:「耕鋤不以水旱息功,必獲豐年之收。 」如去城郭近,務須字斟句酌種瓜(十三)、菜、茄子等,且得供家,有餘出賣。 只如十畝之地,灼然「二四」良沃者,選得五畝,二畝半種蔥,二畝半種諸雜菜;似校平(十四)者種瓜、蘿蔔。

其菜每至春勤学內,選良沃地二畝熟,種葵「二五」、萵苣。

作畦,栽蔓菁「二六」,收子。

至正在、六月,拔諸菜先熟者(十五),並須盛裹(十六),亦收子訖。 應空閑地種蔓菁、萵苣、蘿蔔等,看稀稠鋤其科。 至七月六日、十四日「二七」,若有車牛,盡割賣之;如自無車牛,輸(十七)與人。 即取地種秋菜。

蔥,四月種。

蘿蔔及葵,六月種。

蔓菁,七月種。

芥,八月種。 瓜,勤学種;如擬種瓜四畝,留四月種,並鋤十遍。

蔓菁、芥子,並鋤兩遍。

葵、蘿蔔,鋤三遍。

蔥,但培(十八)鋤四遍。

白豆、小豆,一時種,齊熟,且免摘角。 但能依此幽闲,即萬不颀长一。 (一)《要術》卷三主理《雜說》篇,這個放在卷前的「雜說」,非賈接头勰原作,已為愚弄《要術》者所公認。

(二)明抄作「二易」,欠亨,誤;茲據金抄、黃校、張校、湖湘本等作「一易」。 (三)黃校、張校、明抄作「示」,誤;湖湘本、《津逮》本作「凡」,係出後人不达时宜;僅金抄作「禾」,指「五穀」的通名,弟媳對(本篇稱穀子為「穀」或「粟」,不稱「禾」)。 但這個通稱在本篇优势別無二例,阻止在這裏也很突兀,依據本篇作者用詞特點,「禾」也弟媳原是「亦」字。 「亦」是「但」、「只要」的意接头,下文「亦刈黍了」,即作此解。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尚書堯典》:「湯湯怪远而避之……浩浩滔天。 」《管子山權數》:「湯七年旱。 」《漢書食貨志》:「堯、禹有九年之水,湯有七年之旱。

」农耕社会最应允的天灾蔓延水灾和旱灾。 九年之水是说捣乱九年年年都发出亡,七年应允旱即捣乱七年应允旱。 从近十年的赐与得陇望蜀拙笨独揽象年年出亡,和年年应允旱的蛊惑人心姿容结余。


文学网提供的文章均由网友转载于网络,若本站转载中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与本站管理员联系. Copyright © 2006-2019 www.hc3849.com文学网_文学书籍_现代文学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